王最真妙啊

笔名卟日,可以叫做日日☑️

目前闭关不会更图🔛

我永远喜欢王最,如果你也喜欢欢迎扩列,企鹅759253209

太阳下了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开,我的色感一去无影踪

我的色感小鸟一样不回来

傑克公主抱抱,飞起来的抱抱

画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个xx👆

【吉最】撕咬恋人

王最是我的血液!!quqqqqq(有粮吃就开心的神经病

_(:D)∠)_:

*给 @单细胞💧🌒 的生贺,生日快乐我的傻闺女——x还是草稿啦qwqq
  
   
    
*没条没理想写双黑。亲亲多一点,吉儿占有欲多一点可以那有那种桥段,多年两人重逢然后papapa什么的。
   
   
↑记住这个梗这是我的奋斗目标。
  
   
   
00.
  
   
   
     
喜欢黄昏时的云彩染上的颜色,伸出手也无法攒紧的云彩在无声地折磨仅存的理智。
   
   
    
今天依旧也是用着笑容面对丧的一天。
没有希望也没有梦想,更没有动力去顾虑,身边的朋友全都被自己的谎言骗走了的王马小吉同学——目前站在高达三十二层的天台边缘迎着风享受自己最后的旅程。
他开始厌倦了,看不到下边形形色色的人群似蚂蚁一般来来往往,从这个高度来看他便是俯视全景的人,想想倒也是乐观思维她居高临下。
   
    
   
或许现在抽根烟烟灰飘落下去热量也会没有了,来个自由落体运动逃脱掉这厌倦的生活。
    
    
    
打开的门喘息的人像是看着怪物一般看着他,染上笑意的唇角在人面前暴露无遗。
    
    
    
     
“Happy— —。”
     
    
    
     
似舞蹈一般动起的身体,食指直指向天空来宣扬自己的开心学论,今天依旧是开心的一天来为他们带来笑容,沾满灰尘的衣物旁人厌弃的目光从下一步的举动开始,都不会看到了。
    
   
    
01.
   
   
   
    
最原终一和人接吻时总会思考着他们会不会发展到那一步,但是对方无论是给予他何样的举动与他无关,他们做起爱来从来都是带有不情不愿的色彩,张着嘴像索求其实在骂着对方。
    
   
    
说起来或许不信,这两人都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
   
   
    
王马小吉从第一次就明白对方与自己是同一种人,他们应当在一起而不是各自为安,他们应当不似其他人一般普通地进行恋爱,当他进入对方的身体时那种思维就越发生了根在心里边埋下了种子。
    
   
    
    
“这是强行侵犯我。”
   
    
    
     
挂着生理眼泪的脸上从口里吐出不咸不淡的话语,明明在床上时还痛叫着放开的人,欺负这样的人就像是满足了心里头的虚荣感来让自己舒服。
王马小吉深知自己的罪行却还是笑着毫然不惧的模样。
   
    
   
[下次补的车]
   
   
  
嘴上说着「没关系」心中却莫名的渴求着能够使脱离那孤独的感觉,渴求谁能够在自己坠落悬崖的那一刻抓住他的手给予他希望,只是,根本不会有人不是么?
   
.
  
  
  
透过窗投射的阳光于脸上,地面昨夜的饮料变成了透明的薄晶折射光线,王马小吉脑内略微犹豫了一下不太情愿地睁了眼做着与昨日相同的事情,如云流水顺带洗了头将昨夜沾染的东西清理。
仰首看了眼墙面上的时间心中莫名多了一个想法,不想去。
最终却还是叹了口气站在镜前将黑色校服理好背起书包抬步走去学校,路上车流喧嚷的汽鸣声以及人们勾肩搭背时而传来的大笑都像分分秒秒的挤压他,如同脱了水的鱼想要呼吸却怎么也呼吸不到拼命想要回到海里最后面临的答案为:不可能。
    
    
    
被欺负与被欺负的人混在一起的话还是会有被欺负的一个人的。
   
   
    
    
这样的日子不会有好转的。
   
   
   
    
吻着耳朵轻轻咬着的模样是最原终一所喜爱的。

入了柠凯,先交一下党费吧。

草稿真的很草!!设定不是我的,朋友赞助的(。)

不会条漫,研究一下,有缘继续画